联系我们
地址:福建连江县凤城镇816北路81号县委大院
邮编:350500
电话:0591-26232904
传真:0591-26132744
网址:http://www.fjljds.com/
邮箱: ljdszc@sina.cn
魅力连江
您现在的位置 :网站首页 -- 魅力连江
“疍民”后代的新农村建设之路
新闻来源于:中共连江县委党史研究室 发表于:2013-05-06 20:12:09 浏览10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疍民”后代的新农村建设之路

              --连江县头镇东升村原党支部书记欧建春口述

东升村,一个位于闽江口的小渔村。几十年前,这个村庄没有一寸属于自已的土地,这里的村民没有一间属于自已的瓦房。他们祖祖辈辈的繁衍生息,全在破旧的渔船上延续。这就是解放前,闽江口、九龙江、珠江一带特殊的群体“蛋民”。他们只能终年漂泊在江上,连打渔都没有固定在一个区域,随时被人赶走。在当地,他们被称为“曲蹄仔”,对这个水上人家部落的社会地位,解放前,当地的一句民谣对其有生动的概括:“上岸不能穿鞋,下雨不能撑伞,打死不能见棺”。

19451月,我就出生在这样的一个村里。“一条破船挂破网,终年岁月漂江上,子孙三代住一舱,斤两鱼虾换糠菜”,就是解放前我的父辈们的生活状态。

 解放后,我们东升村村民通过打渔赚来的血汗钱买下了一寸又一寸的土地,有了子孙后代从此可以落脚的地方。村民们靠着勤劳和智慧,生活渐渐地好转。1958,东升村成立农业合作高级社,在我的前任村党支部书记江福官带领下,东升村逐步发展成为全国渔业的一面红旗。1965年被呼为全国“农业学大寨、渔业学东升”。

迎坚克难  举债千万建渔业基地

198558,我被推选为东升村党支部书记。在这之前,我长期从事渔业捕捞,16岁时就海里来海里去了,是村里捕渔的一把好手,还是全省17个渔业顾问中的一个。

上任后,眼前面临的形势让人喜忧参半。喜的是,村集体财产经过多年积累,有了150万元之多;忧的是,由于没有渔业码头,村民们捕捞的大量鱼虾无法及时上岸销售。损失了很多经济效益。没有冷冻厂,遇到销售不畅时,这些鱼货又无法冰冻保存,只能眼睁睁看着鲜活的鱼儿腐烂。没有修造船厂,村民的船只只能开到很远的地方维修,很不便。而且这时,近海的渔业资源已逐步枯竭,村民们从海里打上来的鱼越来越少了,也要想办法拓展新的捕渔海域。

面对眼前的形势,我终日费尽心思,经过深思熟虑,在上任后的第一次村干部会议上,我提出了三个思路:一是成立捕捞、加工生产、销售一条龙的渔业基地。二是发展大马力、大吨位渔船向纵深海域发展。三是面临近海渔业资源的逐渐枯竭,发展远洋渔业,向国外渔场发展。

一提出这些想法,村里干部和党员一片哗然。大伙都认为,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想做政绩工程。干部群众都无法理解,大部分村民认为捕渔不是捕得好好的,为什么还要花近千万元去搞什么渔业基地,发展从没试过的远洋渔业。党员干部担心多年积累下来的村财会从此流失掉,一些老党员也对我提出忠告:不能这样做,这样做会把村里搞垮的,你自己到时也很难收场。

面对群众的不解甚至责难,面对党员的质疑抵触,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:“只要是为群众利益着想,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群众,就要大胆去做”。

搞渔业基地时,我们村没有一寸土地可以用,怎么办?我用多年积累的全部村财168万元买了100亩地。没有现成模式可以学,我摸着石头过河,边摸索边干。由于村里的男劳力都要去捕鱼,我就带着村里的妇女扛锄头、抡铁锹热火朝天地干起来。一个月时间,100亩土地全部平整好。此时临近春节,村财都买了土地了,于是我以个人名义到处借了10万元给村里老人发养老金,和村干部的工资及困难户的补助。

上任4个月后,投资770万元,占地100多亩的渔业基地终于建起来了。基地内有了冷冻厂、海产品加工厂、修造船厂、渔业码头和机器修配厂。以前村里连100吨的渔船都无法靠泊,现在渔业码头可以靠泊300吨了,以前村里的捕捞船大多是100吨、200吨位的,现在都换成了300吨位、500吨位的大渔船,能够抗击更大的风浪,驶向更纵深的海域进行捕捞了,以前村里所有的船只都要开到很远的地方修补,现在从外地请来造船师傅,用竹竿撑起沥青布的最简陋的修造船厂,一次性可以修造8350吨渔船了,而且村里渔民的船只修修补补不收一分钱。

此时,随着近海渔业资源的衰退,村里的捕捞业也走下坡路了。1992年,通过牵线搭桥,我联系上了闽籍华人、印尼富商黄双安,并和他合作,用村财300元发展了五对木壳对拖,由自已带队远赴印尼渔场捕捞作业,这也是全省最早赴国外渔场捕捞的船只。在印尼渔场呆了两年,村里不仅还了本,还又赚了几百万元村财。    

  十年磨一剑   昔日渔村成全省明星村

1985年、1995年是国内改革开放步伐最快的十年,也是形势大好的十年。东升村赶上这样的历史机遇,也迎来了发展最快的十年、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最快的十年。1985年我还没上任之前,村里产值只有1200多万,人均收入1300元。经过了十年的奋斗,到95年时,村里年产值达到7850万元,年村财达到300万的收益。人均收入过7900元。当然,这一切主要就是得益于发展远洋对拖、建设渔业基地。

“十年磨一剑”。十年时间,我用150万元的原始积累,让村财和资产积累到近4000多万元。十年前,年村财年收入在上百万元,在我任上,年村财收入达到300多万元。1994年时,我带着村里渔民从印尼渔场回来时,村里投资渔业基地的3000多万元的债务都还上了。2003年退休时,除了给村里留下大量的固定资产,还留下了村财900多万元。

经济发展上去了,孩子们的教育也要好好抓一抓。1998      ,村里没向上级部门要一分钱,花了村财200多万元,建起周边村居最漂亮的学校,并设立了奖教奖学基金,专项用于学校教师的品学兼优学生的奖励。

此后,东升村被评为全省第一批的明星村,这也是连江县当时唯一的明星村。我本人也被选为省政协委员。

         

力排众议  新村建设走全省最前列    

   

经济抓上去了,教育质量也提升了。但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。东升村之所以能从最初的无寸土寸地的“连家船”移到陆地上生存,全部是用钱买来一寸又一寸的土地。可随着人口增长,村里的土地供应日趋紧张,而且村里的房子大多低矮破旧,有些房子建在海边,遇到大潮时还会被海水淹了。

  1994年,我从印尼渔场回来后,着手筹划旧村改造和新村建设。这一步在当时也走在了全省前列。

我请了县建设局为东升村做了整体的规划设计,又召开村民大会和党员干部会议。经过这么多年尽心尽力地为村里工作,村里各项事业都做上去,村财也积累了近千万元。党员、干部都对我比较信任了。可是一听说要拆掉自家的房子,还是很多村民不乐意,一些村民都公开骂我,甚至有一个村民把粪倒到了我家的入门极上。

这次旧村改造遇到了比以前建设渔业基地时更大的阻力。

怎么办呢?旧村改造迫在眉睫,新村建设势在必行。在征求一些村里的老党员和村干部理解和支持后,我先动员了我的家人和兄弟姐妹拆房子。然后逐家逐户地做思想工作,村民们看到我这种事不甘休的势头,也无可奈何地配合拆房。

经过一番努力,我们整理了25亩的土地,先拿出村财垫资建房,开始按城里人那样,建六、七层的单元房。看着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整齐划一、布局科学的小区,一些村民理解我当时的深谋远虑。

为了真正体现为民办实事这一宗旨,建设这个新村,村里掏了200万村财来完善基础设施,而且未建之前,全部由村财垫资,建成后,严格按建筑成本核算销售价,不赚村民一分钱。对于一些经济困难的村民,我们让他们先入住,后面再慢慢地分期还款。

按照规划,我们又在村里建了公园、凉亭等休闲设施。如今到东升村,每当清晨或傍晚时分,都可以看到老人在公园松筋动骨,孩子们在嬉笑打闹,妇女们在跳着健美舞,一派祥和舒心的新农村景象。

是非毁誉   村民心中自有一杆称

十几年村支书生涯,伴着群众的质疑甚至责难,一路走来。当初建设渔业基地时,干部群众群众、干部不理解。觉得我是不是想通过基建捞好处,总觉得上任支书好不容易留下了一点村财,到你手上,怎么就想一下子花掉了,而且还要举债近千万。为了消除村民的疑虑,我郑重承诺,当我离开村支书这一岗位时,不仅会把上任留下的村财全部还回来,还会让村财再翻一番,如果办不到,我自已掏腰包、倾家荡产也会把这钱补上。

    在旧村改造、新村建设中,由于要拆村民的房子,不知多少人背后骂我要断子绝孙。

不过,担任这么多年的村支书中,我心中始终是坦坦荡荡的。我心中秉承一个理念“为群众办实事,不损害百姓利益,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群众,我就问心无愧”。

当了十多年的村支书,老百姓心中也有一杆称,当初举债建基地,拆老百姓房子建新村时,老百姓对我的感觉就是我这人脾气很坏,个性很傲。评价我是坏支书,甚至有些老百姓在我背后指着脊梁骨骂我全家三代。如今到村里,村民都肯定的说,村里的绝大多数事业都是我手上做出来的。走在村里路上,村民都和自已主动打招呼、问好。

当了这么多年的村支书,从个人利益上失去了很多,经济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。当年未担任村支书前,我搞渔业生产,每年都能赚二三万,那时“万元户”是很不多见的。1985年担任村支书后,一心扑在村里工作上,还挺着巨大的发展压力和群众的不解,家里人时常劝我不当这个村支书了。当时县里一位主要领导就曾私下表示,我当村支书后,个人经济收入减少很多。如果有劳务出口的名额,尽量给我安排一个,让我儿子出去。当时我一听到这消息,马上跑县里想要这个名额,可一去才发现名太少,要去的人太多。我想,我如果我去争取一个,虽是没问题,可就有谁家的一个孩子无法劳务出国了。想想还是不要把别人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挤掉,所以就此做罢了,。

原本村支书55岁就可以退休了,那时我也中风了,心中也萌生了去意。在各级领导劝说下,又坚持了四年,因右手中风已不能写字,后来就练成用左手写字。58岁时,我才从村支书位上正式退下来。如今,走在村头,看到村里渔业基地经营得红红火火的,村里的新房一座座矗立在那起,感到莫大的心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邱仁松  郑光寿  整理)

Copyright @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连江党史网--中共连江县委党史研究室主办--http://www.fjljds.com
地址:福建连江县凤城镇816北路81号县委大院 电话:0591-26232904 邮箱: ljdszc@sina.cn
技术支持:智导网络